首页 > 新闻中心 > 要闻

怒江天梯

        发布时间:2017-09-03        

  业拉山是横断山脉最大的天险。这里有一处著名景点——“72道拐”,险峻惊绝,是世界公路史上的奇迹。为了不破坏“72道拐”,留住这318国道上最美的风景,藏中联网工程在海拔4658米的业拉山垭口改线。线路先沿着海拔5100米的业拉山顶前行,然后在2000米的水平距离内陡降1300米,跨越怒江天险后,又迅速爬升至海拔4400多米的山顶,在跨越怒江的地方画了一个大大的V字。这是整个藏中联网工程最为艰险的路段。

  怒江之上,是绝壁。绝壁之上,是一条蛇形天梯,天梯沿绝壁蜿蜒而下,走在天梯上,偶尔会遇见巨石滚落。最难避开的是风,是大风甚至是狂风,如果遇见这样的风,人无力行走,只能迅速地趴在地上。去实地看一眼这天梯,或者去走一遭,有多少人会感到天旋地转抑或腿脚发软?

  原来,这本是一条上下班的路,最初的想法是人行栈道,后来被人取了一个挺诗意的名字——“怒江天梯”。

  怒江天梯的起点,是四川电力送变电公司施工人员的临时营地。营地搭设在怒江岸的山体之上,离318国道垂直距离约600多米。从318国道往营地望去,不得不发出“危乎高哉”的感慨。山上没有电视,没有信号,只能通过卫星电话联系。营地几乎每天都在下雪,大山向阳的一侧往往是晚上下雪,早上太阳出来积雪慢慢融化,而阴山一侧的积雪越来越厚。修建天梯之前,临时营地的生活物资需要从业拉山口经28千米的山道转运。每天早上,山道上都铺满几十厘米厚的积雪。每一次运输物资到营地,藏中联网工程包9项目部都安排5台挖掘机分布在各个积雪路段。雪一停,5台挖掘机同时动工,用最快的速度清除积雪。包9项目部常务副经理刘文锦说,有时候,一连好几天都在下雪,一旦天气好转,项目部会安排尽可能多地往山上运送物资,至少要保证营地在极端条件下一周的正常生活。

  如何能安全而高效地运送物资,又能让施工人员安全上下班?刘文锦一直冥思苦想。有一天,他突然灵光闪现:向华山栈道取经,考虑修建天梯。用脚手架建一个钢梯,同步配套标准化索道,用索道运送物资,钢梯用于施工人员上下班通行。这样一来,不仅能最好地保护脆弱的生态环境,还能保证大家的安全。

  与此同时,由项目总工廖勇带领的复测队伍对全线复测的报告也表明,修建栈道势在必行。廖勇回忆说,在他们慢慢逼近怒江跨越段点的过程中,难度不断增加,从往返需要5小时、8小时、12小时增加到24小时。由于10S146塔位~10S149塔位都位于刀背梁上,坡面达到60度以上,复测队伍三次尝试都无功而返。后来队伍决定购买专业登山工具,第四次尝试。第一次走到10S146塔位点时,他惊呆了。近乎垂直的山坡,江水滔滔的怒江奔来眼底。第二天,复测队伍使用专业登山工具、手脚并用,终于到达了10S149塔位。“10S147~10S148塔位点完全处于山体刀背梁上,下方又是怒江兵站,峡谷内风又大,从山上修路是不可能的,山体太陡没有可供道路迂回的余地,且一旦修路难免有落石滚落山下。山下架索道,也是不可能的,山下没有可供地锚埋设地点的选择,从山下也上不了山,只有从业拉山口穿越无人区到达10S149塔位点。”复测队的报告让项目部集体沉默。

  工期越来越近,摆在项目团队面前的问题越发严峻。刘文锦反复查资料,梳理出需要解决的难点,召集项目部讨论决定:不能从山上修路,不能从山下建索道,那么就从山上架索道,索道施工对土层的破坏大大减少。土层破坏少,落石就少,采用防护网就可以完全防护落石掉落。施工场地限制,就搭设操作平台,滚落的石头也可以用防护网拦截,人员上下的问题采用栈道解决。

  方案一旦敲定,说干就干。然而,修建人行栈道、操作平台、防护网根本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原因是风大,落石多,并且存在各种威胁人身安全的隐患。于是,刘文锦迅速召集项目部人员再次讨论,解决方案:派人监护,间歇式作业,遇到风大时就退出施工场地。怒江天梯的修建在大风和落雪中紧锣密鼓地进行。30多名工人花了90天,终于修建了9658级台阶的怒江天梯。这条长2.8千米的天梯用掉了33354根钢管和266827个扣件。

  想起修建天梯时的场景,刘文锦感慨万分:那真是冒着生命危险在修路啊!在刀背似的山坡上徒手搬运钢管和扣件,特别是在70多度的陡坡上,大家只能站定位置,绑好安全绳,通过手递手的方式,蚂蚁搬家似的一点点将施工材料搬运到搭建地点。天梯建成之后,他先后8次攀爬天梯,第一次花了两个多小时。27岁的祝悠然回忆,当他沿着天梯下行,一边走一边想,父母给自己取这个名字,是希望自己遇到任何困难,都能悠悠然度过吧!可面对这怒江天梯时,却是悠然不了呀。怒江天梯还在修建时,为了勘测施工数据,他就多次前往149号塔位。一次,他在勘测回来的路上,走在近70度的陡坡上,脚下的碎石突然滑落,他整个人趴在陡坡上下滑了好几米。他拼命地用手抓住岩石,才没有掉到怒江里去!怒江天梯修好后,从149号塔到146号塔的攀爬时间从4个小时缩短到1个半小时,大家再没摔过跤。一想到这里,祝悠然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怒江天梯的尽头就是怒江北岸,陡峭的山脊上耸立着铁塔中的巨无霸——149号塔,这座高74.5米、重达191吨的铁塔承担着大档距跨度和抗风抗冰的重要任务。

  46岁的陈安奎是149号铁塔施工的现场负责人,怒江天梯是他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路。有一次,他刚爬到天梯中间,突然刮起了10级大风,刹那间,飞沙走石,钢管架设的天梯也被狂风吹得直摇晃,他根本无法站立前行,只能快速地趴在天梯上,等风稍微小一点,再手脚并用往上攀爬。晚上回到营地,陈安奎想起当时身旁那些滚落怒江的石头,不免后怕,如果没有这天梯,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就在他稍微安定下来时,自己住的帐篷又被一阵狂风吹垮了,幸好他逃得快,又一次躲过了危险。即便经历如此艰苦的历程,陈安奎和兄弟们还是将巨无霸铁塔稳稳地立在了怒江边上。他站在高耸入云的149号塔边遥望远方,脚下是滚滚江水的怒江,1.2千米之外的怒江对岸,还耸立着一座同样雄伟的150号铁塔。

  信息来源:国家电网报社

关闭 打印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