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人民日报》:长安街上看华灯

        发布时间:2018-02-22        

举世闻名的长安街,就像一把时光的规尺,度量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所走过的历史,而位于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的253基华灯就像是刻度星一般,辉耀着中华大地。


天安门广场夜景。资料图片

  圆圆的红灯笼、红红的中国结、腾飞的彩虹桥……随着2018年春节到来,长安街上处处张灯结彩,洋溢着喜庆热闹的节日氛围,年味儿十足。

造型始终如一 光源不断更新

  每逢佳节,首都十里长街一片火树银花、流光溢彩。作为北京的标志性景观和照明设施,长安街的华灯也会在节日期间全部开启,与多姿的彩灯、霓虹灯相映生辉,分外妖娆。

  “天安门广场的莲花灯由9球组成,东、西长安街上的棉桃灯由13球组成。”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总工程师白鹭介绍。1958年,华灯开始进入设计阶段,由当时清华大学建筑系、北京市建筑设计院、北京市照明器材厂等多家单位联合设计,并借鉴了当时苏联专家的意见,最终的灯型是周恩来总理在上报的十几种灯型方案中亲自挑选的。圆形灯球与四方底座寓意天圆地方、盛世太平,因此球形华灯沿用至今未作过任何改动。

  华灯造型近60年始终如一,华灯的光源却随着技术进步不断更新。“华灯在1959年国庆前夕正式启用。那时的华灯采用的是白炽灯,功率达到1000瓦,实际使用寿命不到1000小时,因此华灯灯泡每年要更换数次,工作量较大。”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运维检修部主任陈春光说。

  1984年,新中国成立35周年,华灯光源经历了第一次革新,球体内白炽灯更换为450瓦自镇流高压汞灯,并在球灯下加装了投光灯适应日渐密集的车流、人流,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的照明效果得到大幅度提升。

  随着时代的进步和技术飞速发展,在2006年到2008年期间,照明中心又分两次对华灯的灯具、光源进行了升级改造。这两次改造将华灯内的450瓦自镇式汞灯换成了85瓦的电磁无极感应灯(无极灯),将八角亭内的500瓦特制自带反光的应急白炽灯更换为100瓦无极灯。华灯的照明质量和可靠性再次得到提升,并且节能效果更加显著。

  “这么多年来,华灯在一点点变化,我们的工作也在变化,一切都在变化,变得越来越好。”与华灯相伴几十年的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华灯班成员韩连贵不禁感叹,“过去连安全帽都没有,大家是戴着草帽修灯的;也没有专门的华灯检修车,第一代车是解放车改装的,华灯灯球摘下来也就放在大竹筐里。再看看现在,华灯检修作业车能自由升降,工作平台宽敞,安全系数高;作业车上配备高压水枪、气枪,换洗的灯球有专门的放置区域,清洗用水还能循环利用……刚结束的改造让华灯更亮更好,我们也高兴。”

红灯笼更大气 “中国结”到三环

长安街上的灯笼。本报记者 贺 勇摄

  为了更好地烘托节日气氛,从2014年开始,长安街华灯上开始安装大红灯笼,在东单至建国门、西单至复兴门道路南北两侧的路灯杆上安装中国结,至今已有5个年头。

  最初,长安街上悬挂的灯笼是3个连在一起的“串灯”;自2015年以来,由“串灯”改为悬挂单个大灯笼,灯笼体积是原来的2倍,显得更加庄重大气。灯箱内的光源全部采用LED节能灯,节能环保的同时,使用寿命也较长。

  从2014年春节开始,王德建所在的北京市照明管理中心运维班组就承担起长安街建国门至复兴门的灯饰布置任务。每年春节前,他们都要在十里长街南北两侧的路灯灯杆上挂上大红灯笼和“中国结”。同往年相比,2018年景观灯和“中国结”的悬挂区域和数量又有了新的变化。“以前是从二环建国门至复兴门区间,今年延伸至三环国贸桥至新兴桥区间。”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宋云龙介绍。

  不要小看了悬挂灯笼的工作,要知道,安装一个灯笼或者“中国结”需要4人合力才能完成。此外,悬挂灯饰需要占道作业,为了不影响长安街交通正常运转和市民出行,工作人员只能在午夜12点以后工作,到凌晨5点前结束。从国贸桥到新兴桥,长安街上要挂254套大红灯笼、814套红色“中国结”,王德建和30多位同事分成4个小组,同时施工,加班加点。

  “中国结”的侧面均匀分布着3个弧形卡扣,安装时要把灯杆左右两侧的两个“中国结”的弧形卡扣对齐,再一起用螺栓固定,整个过程全靠工作人员手工操作。

  记者在凌晨2点的建国门东侧路看到,48岁的王德建正和同事们忙碌着。嗒嗒嗒嗒——随着电动扳手的一阵脆响,最后一个弧形卡扣顺利固定好,拧紧螺栓,接上电源。“开!”王德建朝地上负责合闸的同事喊了一嗓子,两个“中国结”灯箱发出了温暖的红色光芒,站在吊篮里的王德建和赵鹏身上也洒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冬夜的风也仿佛不那么冷了。

  2月7日凌晨,随着最后一盏大红灯笼安装完毕,2018年春节期间长安街景观灯布置任务提前完成,年也不知不觉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护灯六十年 夜色更璀璨

华灯璀璨的长安街。本报记者 贺 勇摄

  如果说加装大红灯笼和中国结只是阶段性工作,那么华灯的清洗检修则是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每年例行的任务。

  为了确保华灯正常运行和外观清洁,北京市城市照明管理中心专门成立了华灯班,每年利用4个月的时间,对华灯进行清扫检修。华灯班的成员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骨干力量,都是技能竞赛的获奖选手。要知道,天安门广场上不仅有国旗班,还有一个华灯班,使命同样神圣和光荣。

  孟庆水,是华灯班的班长,人称“水爷”。“水爷”是华灯的同龄人,“华灯是1959年10月份建成的,我是1960年1月出生的。所以,这就是我的使命和职责。”从弱冠到花甲,孟庆水检修清洗华灯已经38年,他对每一个灯座、每一盏明灯都熟稔于心。“长安街有13球棉桃灯143基,广场及天安门内有9球莲花灯110基,除去前门环岛内10基,广场内恰巧有100基,对应100个灯座上有100个不同的花案,象征着百花齐放,繁荣昌盛。”

  每年6月到9月,是北京最炎热的时候,也是华灯班最忙碌的时候。“水爷”要带着整个华灯班对所有华灯进行清扫检修,向国庆节献礼。4个月的时间里,华灯班要对6000多个灯球进行清洗检修,并对华灯的光源、线路、镇流器、保险等进行核对、记录,为日常运行维护工作提供翔实依据。

  如今,长安街的繁华夜景已经不能缺少华灯的点缀;天安门广场参观游览的人群已经离不开华灯的陪伴。作为首都电力工人,能够负责维护和检修国家地标上的华灯,孟庆水和他的华灯班全体成员感到无比地荣耀和欣慰。“最高兴的时候就是看到我们的华灯白天很整洁,夜晚很璀璨,这是我们的骄傲。”

  夜晚,长安街上依旧车水马龙,华灯显得更加璀璨夺目,而红灯笼在华灯的映衬下也更加温暖明亮,显出浓浓的节日气氛。华灯与红灯笼交相辉映,熠熠生辉,共同照亮了美丽的长安街。在华灯的映衬下,一张张幸福的笑脸,写满了人们对未来的美好期待。

信息来源:《人民日报》


关闭 打印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