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新华社】在特高压输电线上“跳芭蕾”的年轻女工

        发布时间:2018-05-10        

  新华社呼和浩特5月8日电(记者丁铭、李云平、魏婧宇)登几十米高的铁塔,爬十几层楼高的玻璃绝缘子,走“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悬空导线……国网蒙东检修公司锡林浩特输电运检分中心有一群在特高压输电线上“跳芭蕾”的“90后”姑娘。

  挑战自我的“90后”

  “再测量一下接地电阻——”吴童的话刚出口,就被呼啸的狂风吞噬,随着风中的黄沙消失在了锡林郭勒草原深处。

  漫天沙尘中,几十米远处的工友在吴童眼中模糊成了一团。她弯下腰,将检测设备抱在胸前,眯着眼向前走去。被大风吹得东倒西歪的吴童身边,矗立着80多米高的特高压输电塔,吴童和工友们当天的任务是对特高压线路进行春季安全检查。

  检修几十米高的特高压空中输电线本是男输电工的“专利”,然而吴童和9位女同事组成的国网蒙东检修公司锡林浩特输电运检分中心女子特高压输电班,作为全国首个女子特高压输电班,打破了男性对这个领域的垄断。

  据国网蒙东检修公司党委书记曹永东介绍,女子特高压输电班成立于2016年8月,起初公司准备安排这群“90”后的姑娘到工作环境相对舒适的变电站室内工作岗位,可她们却选择了特高压输电室外工作。

国网蒙东检修公司锡林浩特输电运检分中心女子特高压输电班是全国首个女子特高压输电班。

  1995年出生的吴童是一位来自通辽市的蒙古族姑娘。她说:“选岗入场之前我就想去特高压输电班工作,觉得挺有挑战性,很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家人过上更好生活。”吴童的妈妈不同意女儿的选择,她希望女儿选离家近一点、工作安稳一些的工作,然而吴童最后还是选了国网蒙东检修公司。

  吴童的妈妈得知后很生气,好长时间不理她。一年多过去了,妈妈看到她通过工作的磨炼,不像以前那么稚气,开始支持女儿的工作。对于女儿在外边工作,妈妈还是挺担心,每晚七点半都会打电话过来。

  “母女哪有隔夜仇,我之所以没听妈妈的话,是因为挺喜欢机遇与挑战共存的生活。苦点累点不怕啥,就想挑战自我。”吴童说。

  戴着一副银丝边眼镜的河北姑娘赵斯林今年24岁,她报考国网蒙东检修公司的理由是看中了特高压带来的发展机遇。当公司准备安排她到变电站室内工作岗位时,她认为坐办公室在哪里都可以坐,她更喜欢户外岗位,可以随时进行有氧运动,还可以锻炼身体。

  赵斯林说:“内蒙古天蓝蓝,草青青,空气好,还有马群,更重要的是国家给了我参与特高压工程建设的机会,在这个岗位可以实现自己的价值,为此感觉很自豪、很骄傲。”

  操着一口天津话的宝坻姑娘项淑俊也是24岁,当她选择来国网蒙东检修公司时,家里没有一个人同意,父亲还给她找了一家天津公司,逼着她签了录取合同,分好了宿舍,录好了指纹,可她又提着行李回来了。

  身体瘦弱但性格倔强的项淑俊说:“我就想试一试不靠家人,自己的能力行不行!”

  与项淑俊同一批入职的王童晶、王佳雨和毛静宁均是1994年出生。她们说,第一批入职的特高压女输电工就是她们的榜样,自己要像她们那样,发扬钉钉子精神,把自己深深地钉在蒙东大地的每一条线路、每一座基塔、每一条导线上。

  相似的性格,相同的选择,让10名来自不同地方的“90后”姑娘做出了一个共同的决定——把挑战自我作为人生和工作的新起点。

  冲破“禁区”的“女汉子”

  站在80米高的特高压输电线上,王慧妹觉得自己好像一抬手就能摸到天。这名24岁的女输电工踮起脚尖在输电线上边走边检查,闪转腾挪间已从一座基塔走到了另一座基塔,步伐轻盈地好似在“跳芭蕾”。

  在特高压输电线上轻松“跳芭蕾”的王慧妹,是10名女输电工中最敢闯敢干的,她在训练中第一个挑战登塔走线并安全返回。“特高压基塔一般有60至80米高,登塔走线时要保持平衡,步幅均匀,把握好行走的节奏,否则容易头朝下翻倒,倒挂在几十米高的特高压线上,严重的会危及生命。”王慧妹说。

女输电工正在登塔。

  相比于王慧妹轻松登塔,吴童觉得自己第一次登塔“好像下了趟地狱”。吴童有恐高症,她把这一点归结为“遗传”。她说:“我爸爸就恐高,住6楼不敢在阳台抽烟。”

  第一次登塔时爬了5米就浑身发抖,面对内心的恐惧,吴童想着:“作为一名特高压输电工,不上塔走线怎么能行?不能因为是女孩就放松要求。”她每天两次反复练习,每次多爬一米,终于克服恐惧,一个月后爬上40米高的铁塔。

  她说:“我是最后一名爬上这个高度的,她们都比我强。实际上只要克服那个过程,就能爬上80米、100米。现在,我已爬过最高80米的塔。”

  1994年出生的李晓红是2017年入职队员中第一个上塔的人,她说:“第一次上塔走线,抬头一看,塔就像倒了一样,走线时风在旁边嗖嗖刮,导线在抖,要说不怕那是假的,膝盖都磕青了。但我不服输,第二次上塔走线不看天、不看地,只看手、看串、看线,一米一米地移动,很快就走通了。”

  女子特高压输电班负责检修维护的特高压输电线路总长91公里,共有铁塔207级,是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电能外送至华北地区的特高压工程源头。这些线路穿越人烟罕至的草原荒漠,女输电工们每个月要巡查一次,工作时会面临变幻莫测的气候,以及出没无常的狼狗。

  2018年1月,锡林郭勒草原的温度已降至零下20摄氏度,庞丽、赵斯林和王童晶3名女工冒着凛冽的寒风外出巡查。三人原计划巡查8座基塔,每个基塔相距2公里左右。当她们走到第6个塔时,突然刮起了白毛风,她们奋力挣扎着又走了一段,体力开始不支,尽管出发时套了两双棉袜子,可双脚却没有了知觉,只好中止巡查返回。

  她们来到最近的公路,却找不到工作车了。由于天冷,对讲机没电了,手机也冻关机了。正当她们感到绝望无助时,隐约发现不远处有一户牧民家。三人踉跄走到牧民家,衣服、裤子全被网围栏刮破,上面结满了冰霜。牧民赶紧把她们让进屋里,给她们倒上奶茶驱寒。喝了两碗奶茶之后,三人才缓过神来,把手机捂出电后,终于联系上了工作车司机。

  虽然特高压检修工的工作辛苦又危险,但输电班的姑娘们在日复一日的爬塔走线中,发现了这份工作独特的魅力。王慧妹说:“站在电线上,看草原,看牛羊,所有的辛苦一扫而光,所有的付出也得到收获,因为我们站到了别人站不到的高度上,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广阔天地。”

  靠着敢闯敢干的精神,这些“90后”女队员冲破了特高压“禁区”,登上了人生新高度,踏上了人生新征程。

  不甘无为的“新一代”

  桑根达来是锡林郭勒草原浑善达克沙地边缘的一个镇子,周边荒沙漫漫,树稀草疏。

  对于第一批进入女子特高压输电班的5名姑娘来说,永远都不会忘记这里。2016年8月至2017年4月间,她们在这里度过了8个月的艰苦培训生活。

  提起桑根达来,赵斯林怎么都忘不了刚来时的印象。“我是奔着大草原来的,可桑根达来是很小很小的一个小站。我家是河北的,那里一个村子挨一个村子,可到了这里像到了美国西部大片里一样,很远很远才有一个村子。”

  汽车到了小站后,赵斯林还以为是路过,可司机却说:“到了!”“这是哪儿啊?”“大草原在哪呢?”姑娘们纷纷问道。

  在桑根达来,输电班的姑娘们住的是公司租的7间平房,房间没有暖气,冬天靠电取暖,由于用电多,经常跳闸,开关烧坏了几十个;学习场所是简易施工棚改成的会议室,冬天上课时四处漏风,姑娘们都要穿着棉裤;厨房则是公司自己搭建的,还兼学习场所。

  女子特高压输电班的姑娘们克服了工作中的艰苦,也经历了生活中的考验,在同困难的斗争中走向了坚强。

  1992年出生的王林梦跟奶奶一起长大,去年奶奶去世时,她正在参加无人机培训学习,没能赶回家去。“奶奶去世前一天,我还和奶奶视频,当时情况很好,还问我学习好不好,没想到第二天就去世了。”

  奶奶去世后,王林梦家里又相继传来舅妈去世、姥姥得癌症的消息。得知这些情况后,她用刚发的工资给妈妈买了部智能手机,每天坚持跟妈妈聊天。“我妈一辈子操劳,我不能再像奶奶一样留下遗憾。”

  接二连三的打击没有击垮王林梦,反而让她坚强起来。她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成为全国第一个能登软梯的特高压女输电工,还当上了培训新学员的“教练”。

女输电工在认真检修基塔。

  常有人说输电工的工作辛苦又枯燥,不值得年轻姑娘们这么拼命,女子输电班的成员们却不这样认为。

  一年多前站在基塔下都会腿抖的吴童,现在仅用十几分钟就能轻松爬上80多米的基塔,她觉得自己的青春就应该是这样不断向上攀登。“青春的美丽源于奋斗,在年轻的时候去获取自己觉得美丽的一切,把自己最美的样子留在这段岁月。”

  吴童的工友李晓红也说:“青春就应该不断的去突破自己的极限,去尝试曾经认为不可能干成的事,不断挑战自我,充满奋斗的青春才值得。”

  女子特高压输电班的姑娘们在青春年华不断向上攀登。在去年国家电网组织的无人机培训班上,女子特高压输电班的5名女队员全部取得了机长资格,成为未来特高压无人机巡线的“领跑者”。她们说:“作为全国第一个女子特高压输电班,我们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娇气,我们要做不甘无为的新一代。”

  信息来源:新华社


关闭 打印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