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责任 > 电力科普 > 电力与法 > 评案说法

供电安全服务义务≠安全保障义务

        发布时间:2017-11-06        

因触电发生的人身损害赔偿,是供电企业经常面对的问题。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废止后,由客户产权电力设施引发的触电人身损害赔偿纠纷的法律适用变得更为复杂,在司法实务中也出现产权人担责、经营者担责甚至因供电公司未尽提醒注意的安全服务义务而承担补充责任的认定,如何正确认定触电案的责任主体,对供电企业、客户意义重大。


【案例】

2012年6月28日晚,租住在一层平房中的朱某欲修缮房屋,他扛着铝合金梯子打算从楼房外侧楼梯上二层,经过一处10千伏电压熔断器下方时,熔断器对梯子放电,致使朱某触电,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朱某所租住的房屋由某建筑器材公司于1998年建设。1999年7月,该建筑器材公司向供电公司报装用电,经批准后,该建筑器材公司投资完成了外电源工程建设,与供电公司签署了《产权及维护分界协议》并约定“产权分界点为某建筑器材公司进线段和供电公司线路连接之第一断路器向客户侧延伸两米处,订有标志牌”。

房屋建成后,某建筑器材公司将房屋租给周某,周某2012年又将其中的一间平房转租给朱某。事发后,公安机关委托某特种设备检测中心就朱某触电事故出具《鉴定报告》。《鉴定报告》确认熔断器与房屋的距离符合国家相关规定标准。经法院查明,事发线路的产权属于某建筑器材料公司所有,在事发时该段线路未设立警示标志,也未采取防护措施。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某建筑器材公司作为电力设施的产权人,未在电力设施附近设立警示标志,防止发生安全事故,其过失行为与朱某的死亡有因果关系,应当承担主要赔偿责任。熔断器是某建筑器材公司向供电公司申请报批后,再由相应的安装公司进行施工并经供电公司审核后使用。对于从事电力设施运营的单位,安装熔断器是高度危险的行为。在安装后,熔断器所在区域为高度危险区域,供电公司应当向某建筑器材公司明确安全使用设备的方法,包括设立警示标志,提醒行人注意安全。虽然涉案电力设施的产权人为某建筑器材公司,但供电公司作为国家指定的专门电力运营机构,对于电力的正确使用、安全运营有不可推卸的提醒注意义务,不因权属转移而使其义务转移。故供电公司应在能够防止或制止损害的范围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据此,法院判决某建筑器材公司赔偿各项费用,供电公司对上述费用的70%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供电公司不服一审判决,认为由其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于法无据,上诉至中级人民法院。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原审法院重审。

原审法院重审后认定某建筑器材公司作为电力设施产权人,应当在变压器及附属设施安装后,在上述区域设立安全警示标志,警示附近人员注意电力设施,防止出现事故,因某建筑器材公司并未设立警示标志,故其过失行为与朱某死亡有因果关系,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供电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评析】

杨爽(北京市亿中律师事务所律师)

从原一审判决、二审裁定和再审一审判决结果来看,本案“责任主体”法律适用非常关键,据此争议焦点集中在:

一是供电企业对客户产权的供电设施应提供哪些安全服务义务?这是认定供电企业是否应承担补充责任的前提。

二是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废止后,是否仍应以涉案电力设施权属作为责任主体认定的依据?

一、供电企业对客户产权的供电设施应提供哪些安全服务?

从重审一审判决可知,原一审认定“供电公司承担70%的补充赔偿责任”于法无据,这表明供电企业对客户产权的供电设施没有安全保障义务,不能将《供电监管办法》中规定的安全服务义务理解为安全保障义务。

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3]20号)第6条和第7条中首次以司法解释的形式将补充责任责任引入侵权法领域,《侵权责任法》在第37条确立了补充责任制度。《侵权责任法》第37条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我国法律明确规定的安全保障义务人的范围只有二类,一是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二是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因此,供电企业在上述案件中不符合安全保障义务人的构成条件。

根据《供电监管办法》第7条、第9条和第12条规定,根据《国家电网公司客户安全用电服务若干规定》的相关规定,用电检查人员从事客户安全用电服务主要内容主要是提供咨询和业务指导,不包括“对于电力的正确使用、安全运营有不可推卸的提醒注意义务”的安全保障类义务。

二、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废止后,是否仍应以涉案电力设施权属作为责任主体认定的依据?

《民法通则》第123条规定从事高空、高压等高危作业造成他人损害的,由“作业人”承担民事责任,而在最高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进一步将这类案件的责任主体明确为“电力设施产权人”。但《侵权责任法》第73条却规定:“从事高空、高压、地下挖掘活动或者使用高速轨道运输工具造成他人损害的,经营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将责任主体界定为“经营者”。

那么谁是高压电力的“经营者”?有人从经营者的字面含义理解,认为供电企业才是高压电的“经营者”,但是依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侵权责任法》的相关释义可知,如果是高压电造成损害的,作为责任主体的经营者依具体情况而定。因为电必须有载体才能存在,高电压对周围环境的危害是以电的载体来衡量的。高电压的载体应当包括高电压变压器、高电压电力线路、高电压电力设备等。从过程上看,发电、输电、配电、用电等环节必须以一个网络联系起来,并且同时进行。而发电、输电、配电和用电一般情况下分属不同主体。

如果是在发电企业内的高压设备造成损害的,作为责任主体的“经营者”就是发电企业;如果是高压输电线路造成损害的,责任主体就是输电企业,在我国主要是电网公司;如果是在工厂内高压电力生产设备造成损害的,责任主体就是该工厂的经营者。故我们可理解为谁是事发电力设施的产权人和实际控制人,谁就是“经营者”,谁就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

【建议】

用电客户:

1. 注意落实《供电方案》和《供用电合同》中约定的电力设施产权分界点,做到界限清晰,心中有数。

2. 应加强对自身产权范围内的电力设备的维护和安全管理,应设立警示标志,采取其他措施。

3. 客户产权范围内的电力设施存在安全隐患时,可向供电企业报告,从而得到供电企业的技术咨询和指导。

供电企业:

1. 供电企业应重视与客户产权分界约定,在业扩报装的供电方案确定环节,将供用电双方的产权分界点在方案中明确,并在附图中标注。且在与客户签订的《供用电合同》中明确约定产权分界点和运行维护责任分界点。

2. 为避免承担补充责任,建议供电企业对客户受电工程出具竣工验收报告并且在报告中增加要求客户设立警示标志,注意用电安全的提示性条款。

3. 供电企业应分清用电安全服务义务内容和界限,严格按《供电监管办法》和国家电网公司的相关规定,履行“事先预防”和“事后控制”的安全服务义务。

来源:《亮报》2014年5月28日法治版

关闭 打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