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责任 > 电力科普 > 电力与法 > 评案说法

客户欠费 中止供电有讲究

        发布时间:2017-11-06        

客户欠费 中止供电有讲究
  电费回收是电网企业经营的核心环节,也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近年来,一些用电企业由于经营不善,破产情形增加,“电费回收难”问题日益凸显。因此,充分利用法律手段追交拖欠电费,成为解决电费回收问题的重要手段。

【案例】

2001年12月,某供电企业与某制衣公司签订了《高压供用电合同》,双方约定电费结算方式为“用电人直接向供电人交付电费,每月分两次交付,即每月5日预付90%,并于当月28日多退少补结清全部电费。”合同中约定用电人逾期交纳电费的违约责任为:“电费违约金自逾期之日起计算至交纳之日止,当年欠费部分,每日按欠费总额的千分之二计算。跨年度欠费部分,每日按欠费总额的千分之三计算。”合同中还约定:“用电人逾期交付电费,自逾期之日起计算超过30日,经催交仍未全额交付电费的,供电人可以按照国家规定的相关程序中止供电。”

2010年,该制衣公司因经营困难,未向供电企业按期交清当年2~3月电费共计148666.07元。供电企业多次催交无果后,对制衣公司采取了中止供电措施并起诉,诉请制衣公司支付拖欠电费本金及依合同约定的违约金。制衣公司对拖欠电费事实及拖欠金额不持异议,但是认为违约金过高,不同意支付。而且该公司还以中止供电致企业无法生产、损失严重为由,要求供电企业恢复供电。

法院经审理认为:供电企业与制衣公司存在合法有效的供用电合同关系。双方均应按合同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供电企业履行供电义务后,制衣公司应按合同约定及时支付电费,逾期支付电费应按合同约定支付违约金。制衣公司称违约金过高和以生产需求要求复电的法律依据不足。据此,法院宣判被告于判决生效后7日向供电企业支付电费本金及违约金,诉讼费也由被告负担。

一审判决生效后,供电企业依法申请强制执行。该制衣公司因破产无力支付,但由于供电企业及时掌握了这家制衣公司被某企业收购的动态,通过法院强制执行,由收购企业(制衣公司新股东)向供电企业代为支付了拖欠的全部电费、违约金及诉讼费,之后供电企业为其恢复供电。

【评析】

杨爽(北京市亿中律师事务所律师)

本案系因用电客户逾期交纳电费引发的供用电合同纠纷,该类纠纷中,争议焦点主要集中在:一是供电企业是否有权对欠费客户中止供电?二是供电企业是否可以对欠费客户行使不安履行抗辩权而中止供电?三是客户在无力交纳电费而欠费的情况下,供电企业没有采取中止供电措施造成客户仍需交纳高额违约金的扩大损失,客户是否可不支付这部分违约金?

一、供电企业是否有权对欠费客户中止供电?

《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用电人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和当事人的约定及时交付电费。用电人逾期不交付电费的,应当按照约定支付违约金。经催告用电人在合理期限内仍不交付电费和违约金的,供电人可以按照国家规定的程序中止供电。”《电力供应与使用条例》第三十九条规定:“自逾期之日起计算超过30日,经催交仍未交付电费的,供电企业可以按照国家规定的程序停止供电。”

结合这两条法规,供电企业有权依国家规定的程序对欠费客户中止供电,但中止供电应满足“逾期30天”,“催告”、“合理期限”且“仍不交付”等法定条件。本案中,该制衣公司和供电企业在《高压供用电合同》中明确约定了用电人逾期欠费、供电人有权中止供电的强制性规定,故供电企业中止供电属于依约行为。

二、供电企业是否可以对欠费客户行使不安履行抗辩权而中止供电?

依《合同法》第六十八条规定:“不安履行抗辩权是指应当先履行债务的当事人,有确切证据证明对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中止履行:(一)经营状况严重恶化;(二)转移财产、抽逃资金,以逃避债务;(三)丧失商业信誉;(四)有丧失或者可能丧失履行债务能力的其他情形。当事人没有确切证据中止履行的,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据此,结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豫法立二民申字第02011号民事裁定中对一起供电企业对欠费客户中止供电纠纷审判的要旨,供电企业对欠费客户不能一概行使不安履行抗辩权而中止供电。当欠费客户不仅欠费,而且供电企业有证据佐证该客户有《合同法》第六十八条规定的经营状况严重恶化等四种情形之一,供电企业则可以行使不安履行抗辩权,对欠费客户中止供电(下称不安抗辩权中止供电)。当欠费客户仅是欠费,不存在上述有丧失或者可能丧失履行债务能力等四种情形之一,则不能行使不安履行抗辩权,而应依《合同法》一百八十二条、《电力设施保护条例》三十九条和《供电营业规则》六十七条相关规定对欠费客户中止供电(下称单纯欠费中止供电)。

这两种中止供电情形有两大区别:

一是中止供电程序不同,供电企业依法行使不安抗辩权中止供电的,只需依《合同法》第六十九条规定及时通知对方,而单纯欠费中止供电则需严格按照《供电营业规则》第六十七条规定的程序中止供电,否则属于违约行为。

二是中止供电后法律后果不同。供电企业依法行使不安抗辩权中止供电的,依《合同法》对于不安抗辩权的规定,如果客户在合理期限内未恢复履行能力并且未提供适当担保的,供电企业可以解除合同。而单纯欠费中止供电的,如果客户仍不交纳电费,供电企业是否可以解除合同,除双方在供用电合同中明确约定有解除权外,暂无明确的法律规定。

三、供电企业对欠费客户未及时采取中止供电措施时,客户是否可向供电企业主张其损失扩大而不支付违约金?

有部分欠费客户认为,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四条:“当事人一方违反合同受到损失的,应当及时采取措施防止损失的扩大;没有及时采取措施致使损失扩大的,无权就扩大的损失要求赔偿。”在明知客户因无力交纳电费而欠费的情况下,供电企业没有采取中止供电措施造成客户仍需交纳高额违约金的扩大损失,故供电企业无权要求客户支付违约金损失。但在司法实践中,客户的这一请求一般不会得到法院支持,因为依《合同法》一百八十二条、《合同法》六十七条、《电力供应与使用条例》第三十九条相关规定,对欠费客户中止供电属供电企业权利而非义务,故供电企业有权选择是否中止供电。

【建议】

供电企业和欠费客户在催费中止供电问题上,应注意以下要点:

供电企业:

1.应分清客户不能交纳电费的原因,正确适用催费中止供电的不同法律规定。

2.不同中止供电情形需执行的中止供电程序不同,在客户单纯欠费中止供电的情形下,应按照国家规定的程序中止供电。

3.采取中止供电措施后,客户仍不交纳电费的,供电企业应及时采取诉讼、财产保全、担保等法律途径,以免客户破产清算时,电费债权得不到清偿。

欠费客户:

1.供电企业对欠费用户实施中止供电于法有据,为避免中止供电造成的损失,客户应及时补交电费以及违约金。

2.供电企业在采取催费中止供电措施前,欠费客户有权获得明确、有效的通知,以便做好必要的准备,减少损失的发生。

3.客户股东的变更、法定代表人的变更不影响客户供用电合同主体的身份,变更后的客户仍需承担交纳拖欠电费的义务。

来源:《亮报》2014年5月7日法治版

 

关闭 打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