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责任 > 电力科普 > 电力史话 > 电力往事

美国百年“呼吸保卫战”

        发布时间:2018-01-04        

图为1958年洛杉矶,连续3天雾霾后,一位女士准备呼吸一瓶由城外采集的新鲜空气。

“云中的城市”,是上世纪70年代《纽约时报》对美国城市受雾霾影响的调侃。作为工业化先行的国家,美国曾吃过不少雾霾的苦头,其中以匹兹堡和洛杉矶最为典型。美国近百年的治霾之路告诉我们,“云开雾散”需多管齐下,立法保障、政府监督、民众参与……一个都不能少。

 

匹兹堡:“烟雾之城”的多元化转型 

“钢铁之都”与“烟雾之城”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第二大城市匹兹堡,曾是举世闻名的“钢铁之都”,也曾是臭名昭著的“烟雾之城”。

  由于内河港口的运输便利,再加上附近的煤矿、石灰石和铁矿石的丰富蕴藏,19世纪80年代,匹兹堡钢铁产值占当时全美产值的三分之二,被称为“世界钢铁之都”。

  钢铁厂烟囱排出的废气遮天蔽日,市区常年不见阳光,路灯早早就得亮起,人们甚至分不清昼夜。可由于钢铁业带来的丰厚利润和就业机会,当时人们对此习以为常,有人调侃:越是有钱的人,手上越是乌漆墨黑。

  直到1948年,多诺拉烟雾事件才真正给这座城市敲响了警钟。

  多诺拉小镇位于匹兹堡市南边30公里处,两边高约120米的山丘把它夹在山谷中。这里是硫酸厂、钢铁厂、炼锌厂的集中地。1948年10月26日,多诺拉天气反常,一丝风也没有,工厂排放的大量烟雾被封闭在山谷中,积存不散。随之而来的是小镇中6000人突然发病,症状为眼病、咽喉痛、咳嗽、胸闷、呕吐等,患病人数约占全镇总人口的43%。有20人很快死亡,年龄多在65岁以上,大都原来就患有心脏病或呼吸系统疾病。

  此次灾难被列入世界环境污染八大公害事件,让匹兹堡政府和居民意识到环境污染治理迫在眉睫。

  全民动员保护环境

  20世纪40年代,匹兹堡启动了“匹兹堡复兴计划”,关闭环境污染的企业,努力将匹兹堡经济由单一的钢铁工业向多样化转型,重点扶植高新技术产业、金融业、医疗和服务业。

  20世纪70年代起,匹兹堡大量钢铁厂关闭裁员。1986年,美国钢铁公司设在匹兹堡的工厂关闭,该工厂曾经的钢铁产量约占全美的三分之一。这座城市曾经的地标建筑美国钢铁大厦,在2008年改成了匹兹堡医疗中心总部。

  匹兹堡的全体市民都参与到环境保护监督中。

  匹兹堡市民俱乐部和妇女选民联盟联合对社区居民宣传空气污染的危害,并游说煤炭运营商协会减少烟煤的使用。依据1970年出台的美国《清洁空气法》修正案规定,任何市民都有义务和权利监督和举报任何企业、工厂的排污状况,而任何工厂都不能以任何理由拒绝。强大的法律后盾让监督举报者没有后顾之忧。

  也正因此,匹兹堡的企业和工厂都承受着巨大的环保压力,任何企业对环境构成威胁,都要承受巨大的经济赔偿,还会被银行列入“贷款黑名单”。

  在绿色建筑的循环利用上,匹兹堡也颇具经验。老城区新修没有采取大拆大建,取而代之的是对其进行翻新,并将拆除的建筑材料回收利用。现在匹兹堡是全美拥有绿色认证建筑数量排名前五的城市,拥有世界上第一座有绿色认证的会议中心。

  全面转型的匹兹堡,支柱产业由原来的钢铁工业变为医疗、金融和教育为主导的多元化产业结构。2010年,匹兹堡不仅摘掉了“烟雾之城”的帽子,还被《福布斯》杂志评为美国最宜居城市。

  匹兹堡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戴夫·安德森在他的社交网站上感叹:相信北京会有和匹兹堡一样的转变,但是那并不容易。而美国环保署署长吉娜·麦卡锡曾指出,中国雾霾治理切不可从零起步,借鉴美国乃至全世界积累的经验可为环境改善争取时间。

洛杉矶:光化学烟雾污染的警示 

  地方特产“雾霾罐头”

  坐落于美国西南海岸的洛杉矶市,西面临海,三面环山。得天独厚的地理与自然环境加上早期金矿、石油和运河的开发,使它很快成为了一个商业、旅游业都很发达的港口城市。这里有著名的电影业中心好莱坞和美国第一个迪斯尼乐园。

  但从20世纪40年代初开始,每年5~10月,洛杉矶上空常弥漫着诡异的浅蓝色烟雾,使人流泪、咽喉疼痛、呼吸憋闷。1955年9月,由于大气污染和高温,两天内因呼吸系统衰竭死亡的65岁以上的老人多达400余人。

  这就是著名的洛杉矶光化学烟雾污染事件。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洛杉矶政府每天向居民发出光化学烟雾预报和警报。光化学烟雾中的氧化剂以臭氧为主,所以人们常以臭氧浓度高低作为警报的依据。1955~1970年,洛杉矶曾发出臭氧浓度一级警报80次,平均每年5次,其中1970年高达9次。

  身处洛杉矶的好莱坞明星们用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一个演员想出了“雾霾罐头”的点子,还设计了广告词:“这个罐头里装着好莱坞影星们使用的有毒空气。你有敌人吗?有的话省下买刀的钱,把这个罐头送给他吧——众多好莱坞影星力荐。”罐头标价35美分,在游客众多的商店里出售。也有人在电影院门口售卖气球,这些气球上面写着:“新鲜干净的沙漠空气。”

  罪魁祸首是汽车尾气

  奇普·雅各布是土生土长的洛杉矶人,他在雾蒙蒙的刺鼻空气中度过童年。2008年,他出版了《雾霾之城——洛杉矶雾霾史》一书(中文版名为《洛杉矶雾霾启示录》,于今年3月出版),书中记载了洛杉矶与雾霾抗争并取得胜利的过程。

  一开始,政府认为是二氧化硫引发雾霾,但减少各工厂的二氧化硫排放量后,并没达到预期治理效果。此后,政府又宣布全市30万座焚烧炉是罪魁祸首,居民们被禁止在自己的后院使用焚烧炉焚烧垃圾,可雾霾仍未得到缓解。

  经过长时间探索,政府才认识到罪魁祸首实际上是汽车尾气。上世纪40年代,洛杉矶有250万辆汽车,是全美汽车数量最多的城市,每天有1000多吨碳氢化合物进入大气。在紫外线照射下,这些碳氢化合物与空气中其他成分发生反应,产生含剧毒的光化学烟雾。再加上洛杉矶背山靠海的盆地地形,雾霾经久不散。

  从1970年起,监管者依照美国《清洁空气法》修正案,规定汽车上必须装“催化式排气净化器”,解决汽油燃烧不完全的问题。同时政府敦促石油公司必须在成品油中减少烯烃的含量,这种物质被认为是造成光化学污染的主要物质。

  通过努力,洛杉矶的空气慢慢转好。2012年8月,美国《地球物理学》杂志报道说,洛杉矶与汽车有关的空气污染程度比20世纪60年代减少了98%,尽管当时该地区汽柴油的消耗量是50年前的3倍。

  “治理雾霾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回过头去看,你会发现真正推动这项事业的是那些普通的民众。”雅各布说,“现在的中国局部地区和几十年前的洛杉矶非常相似,人们应该尽快意识到环境保护的重要性,并勇敢地发出自己的声音。”

信息来源:《亮报》

关闭 打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