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责任 > 电力科普 > 电力史话 > 电力往事

日本 全民合力 碧空蓝天再现

        发布时间:2018-01-09        

1967年1月,日本四日市的小学生戴着口罩。

如今,日本四日市工业区迎来了蓝天白云。

林立的工厂,喧闹的工地,疾驰的汽车,灰白的天空……工业社会给人类带来了财富,也带来了困扰,雾霾如影随形地跟随着人类工业文明进步的步伐。日本也不例外。

  回顾各国治霾的历史,我们看到,几乎同样的治理过程,在一个个国家和城市反复上演,然而,治理的结果也让我们相信,只要痛下决心,全民努力,共同治理,就能重迎碧空蓝天。

哮喘病大爆发 环境糟得让人心惊  

  1968年,60岁的大谷彦一郎被发现在日本四日市自家加工厂里上吊身亡。家人翻看他的日记时发现这样的语句:“很遗憾啊,虽然我很想待在家里,但那里的环境实在待不下去。”

  大谷彦一郎是因为不堪忍受哮喘病的痛苦而自杀的。“四日市哮喘病”——日本历史上最著名雾霾事件的代名词。根据日本的历史记录,从1959年开始,日本东部沿海城市四日市曾经洁净的空气逐渐变得污浊起来。空气中弥漫着厚厚的“白雾”,但政府和民众并没有意识到,这其实是“霾”而不是“雾”,其中含多种有毒有害气体和金属粉尘。很多人出现头疼、咽喉疼、眼睛疼、呕吐等症状,患哮喘病的人数剧增。

  1964年,四日市连续3天浓雾不散,一些哮喘病患者死亡。1967年,一些患者不堪忍受疾病的折磨而自杀。到1979年10月底,四日市确认患有大气污染性疾病的患者人数达75491人。

  “四日市哮喘病”仅仅是日本工业高速发展造成大气严重污染的一个缩影。

  从20世纪初开始,日本就因工业发展造成环境污染。大阪曾被称为“烟都”,居民住宅周围常年弥漫着恶臭,在炎热的夏天也不能开窗通风换气。据大阪市立卫生试验所调查,1912~1913年,大阪每年降落的煤尘量为每平方公里452吨,1924~1925年上升至493吨。

  二战后,恢复经济增长成为日本政府追求的目标,因此,钢铁、汽车、煤炭等行业大规模扩张,工业污染变本加厉。世界环境污染最著名的“八大公害”事件中,除了英国伦敦、美国洛杉矶、美国多诺拉、比利时马斯河谷的烟雾事件,剩下的四件全部发生在日本,它们就是日本四日市哮喘病事件、日本水俣病事件、日本米糠油事件、日本富山骨痛病事件。可见,工业化进程中及战后日本的环境污染程度何其糟糕。

大量使用石油 燃油废气是“元凶”  

  随着污染日趋严重,四日市支气管哮喘患者显著增加,人们开始探索致喘原因。最先展开调查的是四日市医师会,他们对患者做了家族史调查和室内尘埃提取液皮试,这两者都是患哮喘的常规病因。然而,调查结果显示,污染地区患者检出的阳性率低于非污染区的患者,但污染区的患者人数却高于非污染区两到三倍。这说明,室内尘埃和遗传因子不是四日市支气管哮喘高发的致喘因素。此外,新患者一旦脱离污染区的环境,就能有良好的疗效。医师会推断,局部的大气污染才是主要的致喘因素。

  日前,日本《关西华文时报》社长黑濑道子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在四日市医师会做出推断以后,以日本三重大学医学部公众卫生学研究室的吉田克己教授为首的多名医学、环境学专家,针对哮喘的发生源进行了学术调查。

  调查发现,哮喘高发的盐浜地区位于四日市石油联合企业废气排放源的下风向,从区位来看,工厂进行石油冶炼和工业燃油产生的废气会集中于该地。调查结果显示,导致气管及肺部疾患的四日市哮喘的“元凶”——硫氧化物大量存在于石油当中。

  与煤炭不同,由于石油燃烧不产生黑烟,日本曾一度认为它是比煤炭清洁的能源。由于四日市位于日本东部伊势湾海岸,交通方便,所以成为日本发展石油工业的窗口。1955年,四日市的第一座炼油厂建成后,其他一些相关企业纷纷成立,石油联合企业逐渐形成规模,四日市很快发展成为“石油联合企业城”。在当地居民对这些会带来滚滚财源的大型企业骄傲不已时,却全然不知可怕的污染已悄然潜入生活。 

严限严惩 全民治理  

  由于日本各大城市普遍烧用高硫重油,很快,“四日市哮喘病”蔓延到了日本全国。四日市居民们发出了“还我碧空蓝天”的呼喊,引发了全日本人民的响应。同时,日本的各大媒体大力报道环保问题。在这种社会氛围下,日本政府开始重视环境问题,多渠道整治污染,走出了一条全民治理之路。在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后,日本重新迎来碧空蓝天。

制定法律达成全民共识

  日本在1962年颁布了《煤烟限制法》,1967年制定了《公害对策基本法》,1968年通过了《大气污染防治法》,对排放物中一氧化碳、碳化氢、氮氧化物和颗粒物的含量进行了严格限制。1971年,日本政府增设了环境厅。2009年9月9日,日本政府公布了PM2.5环境标准,并将各地数据通过网站24小时实时发布。

  日本龙谷大学教授北川秀树说,日本还于1970年对《大气污染防治法》和《水质污浊防治法》进行了修订,最引人注目的是删除了“经济调和条款”。这表明,日本社会各界已达成“一旦环境恶化,经济将很难发展”的共识。

惩办污染企业不手软

  从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开始,随着环境公害病数量的增多及影响范围的扩大,日本民众要求损害赔偿和禁止排污的一系列“公害诉讼”也日益增加。依据日本政府制定的《公害纷争处理法》,几乎所有诉讼结果都是排污企业败诉,这使得“排污企业没有出路”成为日本社会共识,迫使排污企业必须购买脱硫装置等设备减少排放。

  “公害诉讼”纷纷胜利,民间环保舆论日益高涨,自下而上的动力几乎成为日本治理污染出现转折的最关键因素。通过这些“公害诉讼”,上世纪70年代,日本确立了一些极重要的法律原则,如“预测污染物对居民健康的危害是企业必须高度重视和履行的义务,忽视这些义务等同于过失”“只要污染危害超限的既成事实成立,即使无过失,也应承担赔偿责任”等。此外,日本还建立起了一套独具特色的公害救济、补偿制度。

严控汽车尾气排放

  日本治理大气污染的另一个手段是控制汽车。

  东京在2003年推出一项新立法,要求汽车加装过滤器,并禁止柴油发动机汽车驶入东京。新法规实施的第一天,交警在东京内外的主要路口全面检查,让每个司机发动引擎,然后用白毛巾堵在尾气排放口,如果发现白毛巾变黑,则这辆车不许进入东京。2004年,东京开始使用油电混合动力系统的出租车,这被称作“生态出租车”。如今,日本汽车出厂时都已安装了过滤器,排放标准达到了欧洲三级标准。

新楼必须有绿地

  日本政府将城市绿化建设视为控制城市大气污染的既经济又有效的措施之一。日本《城市规划法》中规定,从东京市内的任何一点向东西南北方向延伸250米的范围内,必须见到公园,否则就属于违法,将会受到严厉的处罚。这也是为什么在寸土寸金的东京,还这么多街心公园的原因。大量树木对城市空气的净化作用自然是不可忽视的。

产官学结合治霾

  日本企业界、政府和高校联合起来,共同进行科技攻关治理雾霾。例如日本在大学里特设公害问题学科,旨在为各地设立的“公害研究所”输送人才,形成良好的产业循环链;高校研究发现,可以利用日本四面临海,大气环流运动频繁的自然条件,借助风力减轻地域的污染,将大气污染物排放到广阔的太平洋上使之稀释扩散等。

信息来源:《亮报》

关闭 打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