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的建设 > 学懂弄通做实 > 党建云平台 > 国网风采

【福建大田】追忆一束温暖的光

        发布时间:2019-09-02        

  我出生在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的一个小村庄。那里峰峦叠嶂,山峻水秀,民风淳朴。

  小朋友围着老人,在煤油灯下听老人讲故事。小时候,我们靠着蜡烛和煤油灯照明。

  80年代初,我在姨姨家,第一次见到电灯。它将满屋子照亮。我不想将它关了,舍不得在夜里睡去。

  每逢正月,村子里都会请戏班子来演戏,他们带来了汽灯。但它并不好使,经常突然暗下来。村民在戏台下劈了一大堆木柴,搭了一个火盆,虽看清台上的悲欢离合,却总是要提防火星溅到身上。

  最兴奋是看露天电影,给放映机供电的是柴油发电机,我们管它叫“猪仔”。有时,“猪仔”发动不起来,得请好几个壮汉轮流拉绳起动,大家都盯住这不争气的“猪仔”,最后带着失望散去。

  大家非常渴望村子里通上电。我弟弟到乡里赶圩,他第一次看到了能够起电闪光的家伙,他目不转睛看着那银蓝色的火光我弟弟被深深吸引了

  正是因为孩子们对光的渴望,电对老百姓生活的重要,村干部积极联系电业部门。1985年,村庄终于通上了电。变压器旁的那盏电灯亮了,将整个村子照亮,全村的人涌到这儿欢呼雀跃,如过年一般。

  1992年春节前夕,邻居买了一台小黑白电视机,邻居扛着天线杆,围绕着屋子四周转,才找到了最佳接收位置,客厅里挤满了人,大家都希望能看今生以来的第一场春晚。天越是黑下来,越是电力供应不足,电视画面越来越小,最后屏幕里闪着大片雪花白。

  年年除夕,年年如此,母亲就会唠叨。母亲在厨房里重新点亮蜡烛,忙着大年夜的繁琐事务。

  师范毕业后,我到中学任教,在每年的国庆节前后,学校都会举行歌咏比赛。舞台就搭在操场上,吸引附近村民观看。可是,电压不稳,每每举行晚会,都会出现中途断电情况。我们准备一些蜡烛,校长从学校附近的小水电站临时接一条线路来,以备不时之需。

  1999年,国家电网公司统一部署实施的全国第一轮农村电网改造,像一股温暖的春风吹进了神州大地,着力解决农村供电设施过负荷、供电“卡脖子”和“低电压”等农村电网的突出问题,推动农村电网整体水平的技术升级。各地农村电网改造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更换的导线更粗了,木头电杆换成了粗壮的水泥杆了,家里的电灯比之前明亮了许多。

  2005年,我们装修房子,一切的一切都用上了电。电视、冰箱、笔记本电脑、豆浆机、跑步机、空调。在丰衣足食的日子里,在遥控器掌控着屋子里的世界当下,早前那让我心慌不安、欲罢不能的供电,已经不复存在了。它就像拧开的水龙头,哗哗流来,我们的生活离不开它。打开电源,成为一种自然,我们似乎忘记了所有不愉快的过去。

  前几年,我们翻建了老家的旧屋,在屋檐下安装满了电灯插孔,准备装上红灯笼。除夕里,已是年近七旬的父母用竹竿挑着一个个灯笼,仰望着头顶上的一盏盏灯,把它装饰成彻夜不息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寄予子孙吉祥美好,来年岁岁平安。

  童年里的一盏油灯、夏夜里的萤火虫,成为一种乡愁和温暖美丽的记忆。

  信息来源:国网福建省电力有限公司党建云平台


关闭 打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