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 首页 > 公司资讯 > 公司新闻

大山深处的科技把关人

——记国网工匠、国网新源公司员工周喜军

发布时间:2017-04-18    

    周喜军语录:我的工作岗位就是追逐梦想的地方。为梦想而坚守、追求、奋斗才是最美丽的。我很幸运在祖国抽水蓄能事业发展的大时代,能够学有所用。

  周喜军 国网新源控股有限公司技术中心机电调试所所长。在近20年的工作中,他深入一座座大山之中,忘情于抽水蓄能电站调试工作,为实现抽水蓄能电站调试国产化做出了贡献,曾获得国家电网公司科技进步三等奖、中国电力建设企业协会科技进步二等奖、三等奖等荣誉。

  54321……

  手,伸向机组分闸按钮。

  短短的距离,却咫尺天涯般,心里有刹那发虚。最后一秒来临时,一股猛然暴发的力量让他一下摁了下去。

  一时鸦雀无声,只有机组设备转动的声音在变化。1秒、2秒、3……6秒,屏幕显示一切正常——试验成功了。他才发现自己刚才把按钮面板都摁动了,全身湿透,整个上半身都靠在了面板上。

  这是周喜军调试时第一次摁按钮的情形。

  太紧张了。时至今日他仍这么说,图纸不能错、检查不能错、核对不能错……所有前期的工作皆为这最后一摁。看上去从容、轻巧,却重如千钧。而这样的时刻,对于从事抽水蓄能电站调试的周喜军来说,无以计数。一座电站必须面对数百次的试验,数百次的摁按钮——表面简单、重复,内里完全相异。

改变外方全权安装调试格局

  与普通水电站不同,抽水蓄能电站每一座都不一样。每一次调试都是新尝试,每一次摁按钮都是新的开始。

  胜似一场场密集、全新的考试,没有过硬的技术垫底、没有全面的把控能力根本无法胜任。

  时任国网新源公司技术中心机电调试所所长的周喜军,大学毕业近20年来,一直从事抽水蓄能电站调试工作。我很幸运,赶上了中国抽水蓄能事业大发展的时机。他这样形容自己的工作。

  他还记得工作之初受到的强烈震撼:在天荒坪电站,现场设备、资料、施工、调试全为外方。就连敷设上库防止渗漏的沥青的人员,机械操作人员也全是外国人。他们连工作区都很难进去。那时我国还没有掌握电站的设备制造、安装工作,更不用说调试技术了。

  天助自助者。要强的周喜军寻找一切机会:需要扳手时,递个扳手;拧螺丝需要打灯,举着电筒……慢慢地,外方专家也让他在边上跟着,有时他开口提问,也会得到回答。外方专家是几个人三班倒,而他有时是一个人三班倒。因为很多试验都在夜晚凌晨时做,一做又是四五个小时,他就不眠不休跟着去观察。

  没有图纸,他就凭记忆绘制,再到设备前核对。为拍摄方便,他工作第一个月就借了2000元钱买了数码相机,并利用回上海的机会在计算机上一遍遍地整理、记录。1998年,打印一张纸要4块钱,可为了学到知识,他特别舍得。一张张图纸不断修改、一张张照片不停对照、一次次现场不住地奔跑……由于他的用心和努力,终于在机会来临时得以一试身手。

  2006年,宜兴电站调试时,由于外方专家面临撤离,周喜军利用专家交接的间隙,提出1号机组由外方专家调试,他们学习。后来机组由中方调试,外方指导。在那半年时间里,他和他的团队从单体试验开始进行调试,因成功获得外方肯定,最后外方答应了他的要求。就这样,一直以来由安装单位全权安装调试的格局被打破了——他上手了。

突破国外核心技术壁垒

  抽水蓄能电站调试涉及电气一次、电气二次、机务、监控等全过程,这也是它与普通水电站的不同。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要成为全才。而且调试不是等机组全部建成了才进场,是随时跟进,一直同步的。安全零事故,质量无缺陷。所有的查漏消缺都检验着技术和能力。

  2009年,响水涧电站调试,机组已为我国国产。为自己的机组调试,而且是第一次独立调试。周喜军知道考验来了。

  调试前,所有参数都停留在纸上。没有见到设备之前,无法进行调试数据对比。不能打无准备的仗。在工程合同尚未签订之时,周喜军就要求参加电站设计联络会,及时掌握建设要求,并一遍遍预测、分析设备出厂验收和制作安装中的问题。虽然第一次面对500千伏线路输送至电站,他通过恶补特高压知识,在两次降压调试中一显身手,顺利完成了受电工程调试。

  电站的关键控制设备——国产静止起动变频器(SFC)调试,是调试核心。电站原有一套进口SFC,这次要求在确保原有进口SFC设备顺利恢复、保障电站安全运行的同时,完成国产SFC静态和动态调试,并实现两套设备切换的要求。而原进口SFC厂家无法到现场。

  SFC设备调试就跟飞机试飞差不多,能否起飞、安全降落,性能如何等,只有经过试飞才知道。大容量抽水蓄能机组SFC功率大,电气一次部分设计难度高,既要满足高电压要求,又要满足输出大电流的需要。新增电缆数量多,电缆桥架改动大,施工难点多;电气二次系统涉及面广,信号点多,与其他设备接口多,系统接线异常繁杂……

  怎么办?分工合作。一根根电缆、一个个信号、一个个步骤……检查了又检查,对比了又对比,反复优化安装调试方案、开展事故预想、制定应急预案,周喜军和团队就像外科医生一样耐心和精心。他在洞里一待就是8个多月,先后进行了46次试验。

  20154114时许,经过3天试验与参数优化,国产SFC同期试验顺利完成,拖动4台机组抽水并网全部一次性成功。

  仅用6天,时间比进口SFC调试少了近一个月,且调试中未发生一块电路板烧损、一个元器件损坏、一起因试验引起的事故。他们刷新了国内SFC调试纪录。

  2015519035分,原进口SFC恢复和国产SFC安装调试顺利完成,在我国首套10万千瓦级国产SFC的拖动下,3号机组仅用7分钟,就从停机变为抽水运行方式。这次抽水蓄能电站核心技术的突破、自主调试的成功,成为国家电网公司突破国外技术壁垒的重要标志。

独立开展机组整机调试

  2009年年底,周喜军所在原华东电力试验研究院改制,不再从事上海以外电源侧的业务,而上海市不可能建设大型抽水蓄能电站。得知国网新源公司成立技术中心,为了心爱的工作,他离开妻女,来到了北京,接着投入抽水蓄能电站调试之中。

  由于技术精湛,2016年,他和他的团队再创佳绩——同时进行两地、两台机组调试。其中一个电站装配的是我国首台套最大容量的国产化抽水蓄能机组。 

  这是国网新源公司技术中心第一次独立开展机组整机调试工作。这一年,他们奔波于浙江仙居、江西洪屏电站,在接近300天的调试期间,共编制调试大纲10份,调试方案400多项,完成调试日志700多篇,各类报告400多份,排除了诸多隐患,保障了工程的安全、进度与质量。

  调试的难度不在于简单的走程序,而是对局势的清晰把握和对问题的快速处理,以及结合现场实际对系统进行调整、优化,从而确保机组能安全、经济运行。他特别强调道。最终,一年里,他们完成了8台机组投产的调试任务。以自己的努力,使他和团队成为中国最强、世界最大的抽水蓄能电站调试力量。

  从天荒坪到桐柏,从琅琊山到宜兴,再到仙居和洪屏,近20年的时光里,周喜军不仅参与了中国抽水蓄能电站的调试工作,而且见证了中国抽水蓄能电站调试国产化的坎坷历程。

  只是他的工作太隐形,隐在大山深深的洞里,工作时间经常是在半夜,一做就是几个昼夜。为优质调试、不留缺陷至生产,他和团队的付出,将工匠的内涵完全深化了。他不仅为专业技艺的精湛,更成为经年累月锲而不舍、执着坚定、精益求精,对事业不断追求的一种精神。

    信息来源:国家电网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