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 首页 > 公司资讯 > 要    闻

云端上的家

发布时间:2017-09-11    

  在藏中联网工程的中段波密县境内,318国道川藏公路沿线,汇聚了西藏最美的风景和自然资源。这里是中国第三大林区,占西藏森林的百分之八十。这里有最丰富的水系,雅鲁藏布江发源于这里,占中国水力资源的百分之七十。有着西藏江南美誉的林芝,有世界海拔最低的米堆冰川。要在这样的复杂地形中安放一座座铁塔,面临的难题便是如何保护脆弱的生态。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所有的线路几乎都建立在高差数百米或近千米的山坡或山梁上,坡陡势险,处处是悬崖峭壁。每上一次山,光徒步短则一两个小时,长则五六个小时。因此,为了工程的进度,施工人员必须驻扎在山上,在高原云端建起一个个家。

  云端上的家,可不是那么的诗意和浪漫。

  吉林送变电公司具体负责实施13包工程的队长王振威,干了十多年的送变电建设,这样难的工程,他可是第一次碰到。编号209的那基塔,左右都是悬崖,刚上去的时候,施工人员立脚的地方都非常局促,更不用说搭起一个帐篷睡觉。大家先用索道送上来一些钢管,在这上面支起一个平台,然后在平台上搭起帐篷。

  白天有太阳的时候,无遮无拦的山顶温度有20多摄氏度,一到了晚上,山上的温度会骤然下降。有雪的时候,温度降到0摄氏度以下,清晨起来,帐篷外是白雪茫茫,一天的温差可高达30摄氏度。最难熬的是雨季,冰冻期结束,这里也马上进入多雨季节。每个项目部办公室的墙上都会有一张天气记录表,很醒目地记载着,2006年的六七月,波密完整的晴天少得可怜,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雨中。山上又没有更多的衣服可换,森林防火的要求严格规定禁止使用一切明火,衣服湿了也无法烘干。所以,大家每天都穿着半干半湿的衣服,这时最期盼的就是有强烈紫外线的太阳。

  高原的夜本来就长,山顶上的夜晚更是漫长难熬。四五月,西藏高原还是冰冻期,虽然有睡袋这些保暖措施,晚上的冷依然是彻骨的。躺进帐篷有时就像在冰窖里一般。白天太累了,大家也许会很快睡去,但强烈的高原反应总是让人似睡非睡,乱梦连连。而且高原反应会增加起夜次数,刚刚有点暖意的身子,一折腾又恢复冰冷。在头疼气急中,睡眠变得支离破碎。

  有时,铁塔建在原始林区,这里最高的树木可达20层楼那么高,树干多要三四人合抱。这里找一块搭帐篷的空地要方便多了。河南送变电工程公司承建的14标段的241至243号铁塔,从下面的营地要走十里地才能到达悬崖顶上。这里,常年云雾缭绕,当有片刻的云开日朗,我们只能看到这近乎是90度的悬崖之上,一基铁塔在阳光下闪着白光。就是在这上面,施工人员必须分别在浇铸塔基和组塔时住上三个月。

  山上的原始森林里,有各种野生动物,最多的是野生羚羊和猴群。开始的时候,猴子们因为常到工地和帐篷来觅食捣乱,对工作产生了影响,大家有点不耐烦,便开始驱赶。不料,用石头和棍子佯装了几次后,有灵性的猴群居然立刻学会了,而且会去制高点居高临下地抛掷石块棍子。更糟糕的是,有一天晚上,猴群居然用石块割破了帐篷,帐篷多了很多漏风的窗洞,帐篷内又增加了更多的寒意。由此,施工人员也学会了如何和野生动物们友好相处。

  这里又是国内泥石流高发的区域。去年9月上旬发生的一次泥石流,让吉林送变电公司的王超心有余悸。当时,施工队正在为第223号塔施工,帐篷安置在距铁塔稍远的平整地方,在近20米的地方是一条山沟。因为是雨季,施工人员时刻不敢大意,每天总是有人轮流值班,查看周围水流状况和山体变化,倾听山上的声音是否有异常。有一天晚上,大概两点刚过,观测员听到上方的水流声不是清脆的哗哗声,而是泥石翻滚的声音,而且能感觉轻微的震动,旁边山沟里的水声也变得急促。他马上冲进帐篷,唤醒大家赶紧往外跑,往周边更高处转移。等大家跑到一处最高点,回头发现,大家刚才睡觉的帐篷已被急速冲下的泥石流吞没。

  这就是在美丽的雪域高原,为了藏中联网工程早日建成,工程建设者们在白云深处安置的家。我的一位同行者,和我一样倾听了他们感人的故事后,欣然写下一首歌,其中有一句“那云端上的天路呀,让世界变小梦想变大,那云端上的天路呀,把光明与温暖播撒”,我想把它改成:“那云端上的家呀,把温暖和光明播撒。”

  信息来源:国家电网报社